电子游艺-bob电子游艺
2021-01-11 19:14

光大理财董事长张旭阳:后疫情时代 中国资管行业将发生四大变化!

分享到:

  光大理财董事长张旭阳:后疫情时代 中国资管行业将发生四大变化!bob电子游艺报主办,证券时报、香山财富论坛联合主办的“2020中国机构投资者峰会”在上海举办。在此次以“新力量、新生态、新格局”为主题的峰会上,

  在张旭阳的演讲中,从银行理财的视角,看疫情后时代K型复苏后的数字化驱动的大趋势,看准未来资产管理行业的演变发展趋势,认为四大方面的变化需要予以关注:

  1、每一次技术,都意味着行业的分化与细分。新技术下,对制造业而言,软硬结合—智能制造—制造智能,只有大企业能力吸收新的技术、承担技术的失败;对服务业而言,数字技术可能增加市场集中度,导致主导市场和利润的“超级明星企业”的出现。企业强者恒强的态势会加强。国家也可能如此,新的技术将会使制造业和参与全球价值的成果变得更加集中,从而限制落后国家的结构转型。

  第一,这是资管机构提升认知并进化的机会,1、重新认知投资逻辑,思考投资理念;2、打造应对危机的弹性、韧性;3、加速投研的数字化转型。

  第二,行业担负责任的机会:承担社会与经济发展责任,包括可持续投资(ESG)、提高透明度、有效支持实体经济与居民财富保障,增强财富分配的普惠性。

  第三,监管强化纪律,推动市场出清的机会:希望监管与行业一同持续完善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的制度设计,以适应技术更新以及疫情后时代中国经济发展与金融体系完善的需要,发挥资产管理行业应有的作用。

  3、技术进步与制度完善是社会与行业进化的两大驱动因素,这种进化往往始于技术、终于制度。资产管理行业未来发展的四大方面的变化要予以重视,第一、以FOF、MOM模式塑造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结构;第二、加强对低流动性的另类投资的重视;第三、资产管理和财务管理将充分融合;第四、利用金融科技提升资管行业能力。

  5、未来几年,我们会看到技术的加速进步,人与机器一起,重新学习和创新这个世界,包括新的生产方式,新的商业模式,新的增长空间。在技术的帮助下,金融与产业、虚拟与实体更加密切结合。撬动数据的力量与人的才智是资产管理行业的价值投资的逻辑,也是资产管理行业核心竞争力的所在。

  新冠疫情后的K型复苏是近期讨论较多的,确实在疫情之后加速了某些趋势性变化,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不同阶层之间分化,这是结构性变化而非周期性变化。

  具体来看,中国前9个月GDP已取得了正增长,但很多其他的主要经济体还是负增长;同时,在中国很多地区发生了很大的分化,长三角、珠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的投资是风起云涌;很多行业也发生分化,这个分化背后是一种结构性的变化,而不是周期性的变化。

  正如没有显微镜就没有生物科学的发展、没有望远镜就没有宇宙学的发展一样,在数字化的世界,数据是观察系统与感知系统的入口,我们现在用数据去观察与感知数字化世界的变化。同时,数据也日益成为数字化世界中商业模式的主要驱动因素,其与算法的结合,使数据成为一种新的资本形态。这使得传统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发生了变化。

  第一,以往的生产函数认为技术是常值,但是我们发现在一个技术风起云涌的时代,通过一定的外部催化,包括产业政策的调整是可以来提升或者加速技术的进步,从而改变生长函数的产出。技术越来越成为经济发展的内生变量。宏观经济理论以及相应的经济调控应更多考虑制度变革、技术进步两大因素,而非简单的投资、消费、出口。

  第三,以智能技术为代表的新一代技术之后,劳动力的因子也会进一步分解为两个“E”,一个是企业家精神,bob电子游艺一个是教育的投入。

  每一次的技术,都意味着行业的分化和细分。新的技术下,对制造业而言,随着人工智能的新技术的注入,软硬结合到智能制造到制造智能,只有大企业能承受可能的技术投入的成本,并承受可能的技术投入带来的失败;对于服务业而言,数字技术可能增长市场集中度,从而主导市场和利润的“超级明星企业”的出现,企业强者恒强这种态势在不断的加强。

  1996年比尔·盖茨在《前进的道路》中写道,人们往往是高估未来两年的变化而低估未来十年的变革。在汽车刚刚出现的时候有一个红旗法案,要求每辆汽车前面都要有一个人举着红旗来开路,现在无人驾驶出租车出现的时候,上面也要坐一个安全员。我相信,未来会看到技术的加速进步,会看到新的技术对生产函数有更大的改变,也相信背后各行各业进一步的分化和细化,里面会带来更多更有想象力的投资空间。

  在资管新规之后,中国资产管理行业质量得以改善,规模稳步企稳,寻求再出发。截至2019年底,中国资产市场规模达到110.7万亿,相比208年的107万亿增长3%。资管市场正从转型阵痛中涅槃,迈向更健康的未来。

  2020年随着制度供给的改善,有质量的资产管理规模也在不断的增加。突出表现为公募基金的规模在不断的增长,特别是股票型基金的规模屡创新高。同时,以理财公司Z码产品为代表,符合资管新规的理财规模也在增加。以14家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为例,9月底这14家银行的理财新产品规模达到了9.4万亿,已经占到14家银行理财整体规模的将近50%,比年初增长了60.1%。尽管其中现金管理类产品的规模仍较高,但银行理财固收+产品、股债混合型产品、量化对冲产品以及一些直接投资股票市场的产品不断的涌现,代表银行理财在不断去丰富自己的产品容器,基于能力提升和资源禀赋,吸纳更多的投资策略和资产类别。

  疫情之后,资产管理行业要去思考自己的责任和定位,这是资管机构提升认识并进化的机会。一是要重新去认知投资逻辑,思考投资理念,二是要打造应对危机的韧性和反脆弱性,三是要加速自身机构的数字化转型。

  同时,对行业而言,是担负责任的机会。要承担社会和经济发展责任,包括可持续发展(ESG),提高对投资者的透明度、有效支持实体经济与居民财富保障,增强财富分配的普惠性。

  这也是监管机构强化纪律、推动行业发展的机会。希望监管与行业一同持续完善中国资管行业的制度设计,以适应技术更新以及疫情后时代中国经济发展和金融体系完善的需要,发挥资产管理行业应有的作用。

  如果在五到十年后回望当下,会发现2020年会是产业、经济,乃至发展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的重要节点,新技术带来新的产业、数字化世界新的消费品牌、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背后新的价值链创造,这几年趋势更加显现。

  因此在投资上,要寻找创造新价值链的公司,寻找拥有且善于使用数据的公司。从过去的20、30年全球前10大公司的变化可以看到,原来以金融能源为主,现在以科技、信息产业为主。所以整体来看,不同的行业、产业之间分化,实际上就是我们机构投资者需要把握重大的趋势。

  技术进步与制度完善是社会与行业进化的两大驱动因素,这种进化往往始于技术、终于制度。因此在疫情之后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有四个方面的变化,也值得我们去把握和思考。

  从美国过去10多年市场来看,指数投资增长、股票回购与美国十年长牛互相作用,ETF作为被投投资的占比在不断的提升,从2009年的18%的占比,提升到2018年的36%。而且,全球排名靠前的大基金基本是ETF或者指数投资基金。

  但一个健康的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一定要强调有不同策略的投资机构与不同投资观点的存在,才能是交易得以完成,进而保持市场的流动性。以市场为主导的直接融资,是通过分散来实现风险管理的,如果资管机构都持有相同的市场观点与投资策略,市场风险并未被分散,反而是被集中化了。

  直接融资体系中,基础资产的风险因子被不同风险偏好、不同投资策略、不同资金属性的资管机构、终端投资者通过交易、组合管理、结构化分解、再平衡,从而在全社会加以分散、承担,从而支持企业更多样化的融资需求,并为投资者提供风险收益。

  我们希望中国的资管机构与资本市场微观金融体系一定要强调市场的多元化投资者的存在,强调多元化、不同方向的市场观点和市场投资策略的存在。如果单一被动投资占比过大,一是策略过于集中,会出现策略拥挤和踩踏现象;二是被动投资集中于资本市场市值比较大的公司,更依赖市场总趋势,对个股的分析判断逐渐淡化,不利于资本市场价值发现功能的发挥,也使新兴企业很容易被边缘化。

  因此,在中国,除继续发展被动投资外,也应发挥银行理财资金及大类资产配置优势,通过银行理财的FOF/MOM模式重塑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结构,与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险资管、券商资管发挥各自优势,合作共赢。

  通过FOF、MOM的模式,一方面在母基金层面保持投资回报的相对稳定,另一方面,在子基金层面,保证不同的策略和不同的机构投资者得以生存,这可能是未来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制度设计中很重要的一个方向。

  低流动性另类投资的实质在于利用资产管理业务获得的中长期稳定资金把投资融入不同生命周期、不同类型企业的各层面经济活动当中,包括流动资金、项目融资、权益融资、并购重组、现金管理等,从而在经济增长结构性变化的背景下获得优质的资产,也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

  随着数字世界的进步和发展,投资产业类别也从传统资产到传统另类资产,还会出现所谓新兴的数字另类资产。

  金融作为一种工具,金融产品是跨期的资源交换和价值分配工具。通过金融工具连接了物理世界的现在和未来。那什么会去打通我们当前的线上世界和未来的线上世界?金融工具本身是基于法律基础上的一个契约,在数字世界里面,所谓契约就是共识算法。因此,基于区块链或者基于共识算法所谓的数字资产,也会成为可供我们投资的新资产。

  资产管理业务要从投资者视角出发,这要求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充分融合。我们也看到,随着数据和算力的发展,让这一充分融合成为可能。

  去年证监会推出了公募基金投资顾问牌照,过去一年易方达等在公募基金投顾方面做了很好的探索,取得了很好的经验。相信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的融合,是能够达成一致,解决相互的利益冲突。

  对于银行理财而言,当前的产品设计思路,更多要回归有效前沿面——基于投资风险约束的产品设计。资产管理行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重视投资有限前沿面的横轴——风险抽。

  在整个产品设计的基础之上,为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融合提供一个很好的产品框架体系,这就像积木一样,希望有一级的工具化的产品体系,再有基础产品保持稳定的二级产品组合,最后才是真正投资顾问业务或者解决方案的推出。

  因此,光大理财也构成七彩阳光的产品体系,用阳光的七种色彩来代表主要的投资方向,包括固收+、现金管理、私募股权产品等等。

  资产管理行业本身会被金融科技所提升,对于理财子公司而言,我们会把IT集中在架构、算法、算力和数据的方面,通过一个更为开放的架构,来做光大理财的IT能力的解决方案。

  金融科技的发展未来有望重塑资管四大环节,提升行业数字化水平,整体行业中不同机构之间,有不同的选择路径和方向,数字化推动行业竞争进一步分化,甚至数字系统固化投研体系,数字技术重塑价值链,甚至未来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的配置理论会发生一些变化。

  未来几年,我们会看到技术的加速进步,人与机器一起,重新学习和创新这个世界,包括新的生产方式,新的商业模式,新的增长空间。在技术的帮助下,金融与产业、虚拟与实体更加密切结合。撬动数据的力量与人的才智是资产管理行业的价值投资的逻辑,也是资产管理行业核心竞争力的所在。

  我相信“以终为始,科技为舟,担负责任,专业致远”,这不仅是光大理财的战略路径选择,也是我们资产管理行业未来所遵循的一条发展之路。

  中国有一句话:“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长久者不足以谋当下”,如果用英文来说就比较简单,Think big,think long。

上一篇:bob电子游艺华西集团原副总经理杨硕涉嫌行贿罪、非法经营同类营业案
下一篇:天玺优品财bob电子游艺富启航、未来共赢!